• 业务咨询
  • 业务咨询
  • 客服服务
  • 投诉建议

4000-028-020

王治郅不归酿出三宗罪:误用华裔好友致被叛国

发布者:18bet-18bet体育app-18bet官网 浏览19次 【2020-03-24 15:49:30】

  世事如棋,落子难悔。在人生的某些关键阶段,一着走错,即使日后有幸“浪子回头”,但误入岐路的阴影恐怕也会笼罩后半生,惨痛者甚至会如附骨之疽折磨着你直到衔悲以入地。王治郅,这个曾经被誉为中国50年一遇的篮球天才就曾因2002年的一步走错而沦为人人嗟叹的悲情人物,并且这种悲情意味越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风气的开化就愈加强烈。尤其是当把他视为一位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博弈的开路先锋时,你会顿时发现,这种悲剧不再仅仅属于王治郅个人,而是属于整个中国篮球。毕竟,以王治郅所蕴藏的天赋来看,若能善加引导而不是强硬打压,完全可以实现个人和集体的双赢。

  被NBA选中却出不去、好容易出去了却“被叛国”、“被拯救回国”后老了却退不了役,王治郅的苦涩履历无疑是对这个标榜自由开放的时代最富黑色幽默意味的讥讽。更让人抓狂的是,在这其中,你找不到一个具体在刁难王治郅的个体人物,因为横亘在王治郅面前的是一堵无形的体制高墙。不过,在回首整个不归事件时,中国当时的体制高墙固然是造成悲剧的罪魁,但王治郅本人优柔寡断的性格也让其在处理危机公关时一连串犯下三个错误。假如没有这三个错误,他也未必会落到谤满天下的“叛国”地步。

  时至今日,仍有很多人认定,王治郅征战NBA夏季联赛是在2002年夏小牛无意与之续约后才下定的主意,但事实上,王治郅早在2002年2月就已经有此念头,而这与王治郅当时的华裔私人助理陈伟明有直接关系。

  2001-02赛季,一位名叫陈伟明(英文名为Simon Chan,也有媒体称其为“陈伟民”)的NBA娱乐公司华裔员工走进了王治郅的世界。在纽约出生和长大的陈伟明能说一些不太利索的中国话,因而经常被NBA娱乐公司派到达拉斯录制一些关于王治郅的视频节目,所以,一来二去就和大郅成为了朋友。

  大郅本来性格就内向,再加之在小牛队难获重用,所以心情日益苦闷。而当时由于夏松(注:夏松是王治郅的经纪人、曾一手将后者送入NBA)创立的北京星际体育文化发展公司正在急速扩充业务,所以夏松无法一直在达拉斯陪同大郅。在这种情况下,陈伟明就“趁虚而入”成为大郅最信任的朋友。

  在看到大郅为自己的前途忧虑苦恼后,陈伟明决定为大郅支招,他劝说大郅在赛季结束后参加NBA夏季联赛,这既能锻炼球技,也给大郅更多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但大郅听了陈伟明的话后连连摇头:“不行的,在我登陆NBA的送别仪式上,小尼尔森曾代表小牛曾和篮协、八一签下一份三方合约,承诺一旦NBA赛季结束,他们会安排我立即回国。此外,夏松也代表我和篮协、八一签约,保证当国家队或八一需要我时,我必须立即无条件回国。”

  陈伟明对大郅的说法颇不以为然。作为在美国出生和长大的第二代华人,陈伟明除了长了一副中国人的面孔外,他的生活模式和思维模式完全美国化,他告诉大郅,这是在美国,这里是NBA,如果大郅想要在NBA长期立足,他必须遵守NBA的游戏规则而不是中国篮协的条约。在陈伟明看来,夏季联赛和NBA训练营就是NBA球员的岗前培训,如果一个NBA球员既没有打过夏季联赛又没有参加过NBA训练营,这么这个球员根本就没资格出现在NBA这块赛场上。

  按照陈伟明的说法,王治郅已经为了中国男篮和八一男篮牺牲了太多“岗前培训”的机会:2000-01赛季,王治郅只赶上了小牛队最后的10场球(包括季后赛),出场时间寥寥无几,赛季结束第一时间他就回国助阵北京申奥,随后马不停蹄征战了东亚运动会、男篮亚锦赛、北京大运会,此后又缺席NBA训练营和季前赛以便代表八一征战第九届全运会。在无条件服从篮协和八一调配的同时,王治郅却一再错失“NBA岗前培训”的机会。

  要知道,NBA夏季联赛是NBA新人对个人技术短板和力量缺陷进行针对性补强的最佳时机,而NBA训练营则是主帅调教贯彻球队战术的最关键阶段,NBA季前赛则是培养球队默契和检验新战术的绝佳良机,但王治郅却接连缺席这三个最重要的“岗前培训”,他越发难以融入小牛队,处境也越发日益尴尬。,

  在陈伟明的一番开导后,王治郅也开始认真思考夏天留在NBA打夏季联赛的可能性。毕竟,在王治郅看来,自己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多次无条件服从八一和篮协的要求回国打比赛、也因此牺牲了自己在NBA的发展前景,这些牺牲已经足以回报八一和中国篮协对自己的培养之恩了。所以,在和陈伟明多番交谈后,王治郅打定了夏天留在美国打NBA夏季联赛的主意。随后他把自己的这一主意告诉了自己的经纪人夏松,希望夏松出面和篮协、八一疏通关系,让他们同意自己夏天留在美国。

  当大郅把自己留下征战NBA夏季联赛的打算告诉夏松时,夏松顿时觉得棘手无比。虽然夏松是政府关系专家,当初也正是他多方斡旋才成功使得八一允许王治郅登陆NBA,但当他代表大郅与八一、篮协签下三方合约那一刻,他已经把自己人生前三十年积攒的政府资源全押宝上去,一旦王治郅不能如约回国参赛,那么夏松将成为中国篮球官员第一个怪罪的人。

  在衡量了所有的利弊得失后,夏松劝说大郅要冷静对待自己的选择。首先,既然有三方契约在先,那么必须有契约精神、做人要诚信;其次,2002年中国男篮既要征战世锦赛又要出战亚运会,男篮迫切需要大郅这个核心归队;再次,大郅是个军人,所持的是军队签发的公务护照,必须每年回国销假,如果不准时归队则属于违抗军纪;最重要的是,NBA最看重大郅的是他能帮NBA开拓中国市场,若一旦大郅和中国篮协、八一男篮闹翻,那么他在NBA眼中的价值也将大大折扣。总之,中国才是大郅的根,而NBA只是一桩生意。

  夏松希望大郅能保持耐心,在和各方充分沟通、获取支持和理解之后再做决定。毕竟,大郅之前能够成功登陆NBA,也正是通过通过不断沟通才获得八一男篮和中国篮协的同意的。如今,若不打招呼就贸然擅自单方面违约,无论是中国篮协还是八一男篮都无法接受。夏松还承诺,他会和大郅一起向各方领导寻求体谅,但在这之前,大郅必须遵守为国出战的承诺,这样才能获得了领导的信任,将来也才有机会让领导逐渐为其开绿灯。

  尽管夏松苦头婆心劝说大郅遵守此前签下的契约,但无奈此时的大郅已经铁了心要留在NBA征战夏季联赛。话不投机半句多,很快,在2002年2月,大郅和夏松这对曾经亲密无间的搭档最终悄然分手,这也意味着大郅主动切断了自己和篮协、八一之间联系最紧密的那根线,毕竟,他王治郅能够最终获准登陆NBA,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篮协和八一很信任他的经纪人夏松。

  在和夏松分手后,大郅彻底倒向了陈伟明,后来陈伟明干脆辞掉了NBA娱乐公司的工作,转而成为大郅的私人助理,并很快向大郅推荐了NBA王牌经纪人杰夫-施瓦茨。必须指出的是,施瓦茨的确是位顶级的NBA经纪人,他在和王治郅第一次会面时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王治郅的两个短板——身体对抗差、力量不足,而补强这两个短板的唯一办法就是夏季苦练,不仅要征战夏季联赛,还要高薪聘请私人教练“开小灶”。

  作为王牌经纪人,施瓦茨不知道已经向多少NBA球员提出过“开小灶”的建议,但这次他的雇主却与以往那些球员有着截然不同的特殊身份——中国现役军人、中国男篮领军人物。当王治郅委婉地表示自己如果在不经批准的情况下贸然留在美国参加夏季联赛会激怒中国篮协和八一男篮时,施瓦茨或许压根没把这种隐患放到心上。毕竟,他以往的雇主都是自费成才的自由球员,他根本无法想象一个由国家和军队培养出来的运动员应该如何去回馈集体。律师出身的施瓦茨只是详细地询问了当初王治郅一方和中国篮协、八一男篮签约的具体事宜,当得知并非王治郅本人亲自签署合约时,他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就这样,在陈伟明和施瓦茨这对压根不懂中国国情的“专家”劝导下,大郅最终确定了夏天留在美国征战夏季联赛的计划。而在2001-02赛季小牛半决赛惨遭国王横扫后的5月20日,王治郅请小尼尔森吃饭并真诚地希望对方允许自己代表小牛征战夏季联赛。相比于陈伟明和施瓦茨对中国的一窍不通,小尼尔森在引入王治郅之前曾多次和中国篮协、八一男篮打交道,并且是他一手代表小牛与中国篮协、八一男篮签下的契约,所以小尼尔森在听说大郅要留下来打夏季联赛时马上就开口问道:“你的母队和中国篮球的领导们同意吗?我曾向他们郑重承诺,只要NBA赛季一结束,我们会立即安排你回国的。”

  在和小尼尔森一番交流后,王治郅向小尼尔森承诺自己会向中国篮协和八一男篮要一份他们允许自己留在美国征战夏季联赛的书面许可。但当大郅鼓起勇气向中国篮协领导提出这一要求时,对方以“今夏男篮任务重大”为由委婉地拒绝了他,最终经过一番扯皮,该领导无奈地给出了一句极富官场艺术的话:“我不会给你任何书面承诺的,你如果非要打夏季联赛,除非你别让媒体知道此事,一旦媒体知道此事就无法收场了。”

  这句话玄妙之极,既给了王治郅几份人情,又没有给自己留任何把柄。若没有在中国官场浸淫二十年以上的时间,断然说不出如此滴水不露的官话。王治郅在得到这句话后顿有所悟,他关闭了自己的手机、悄然从达拉斯的公寓搬离,然后带上女友宋杨、私人助理陈伟明一路驾车前往洛杉矶。此后在施瓦茨的安排下,大郅开始如愿代表勇士队征战夏季联赛。只是大郅没想到的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有媒体给他捅出了大篓子,并且这最终酿成了无可挽回的“王治郅叛国风波”。

  原本,大郅通过电话得到了中国篮协某位主管领导的默许。该领导也算体谅大郅的苦衷,默许大郅可暂时在美国征战夏季联赛,惟一的条件就是千万别让媒体知道。据一位知情人透露,该领导做出这一要求的根本原因是为了防止北京和上海的媒体提意见。

  当时,北京男篮的巴特尔也已开始征战NBA,上海男篮的姚明即将参加NBA选秀,但因为世锦赛和亚运会的比赛任务繁重,所以中国男篮要求巴特尔在NBA赛季结束后立即回国,而姚明则不被允许请假前往NBA选秀大会现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被人知道篮协“开绿灯”默许王治郅留美打夏季联赛,那么很可能会引发媒体怒批篮协厚此薄彼、处事不公。尤其是考虑到北京和上海是中国媒体最发达的两个城市,若这两地媒体联手发难,篮协肯定吃不消。

  不过,第一个公开质疑王治郅没有按时回归的人既不是北京的记者也不是上海的记者,而是法国新闻社驻北京分社的记者江伟德(Robert Saiget)。他是一个能说一些中国话的华裔记者,按理说,他和王治郅无怨无仇,但在6月中国男篮的一次训练课后,他突然单刀直入向时任男篮主帅的王非询问王治郅为什么迟迟没有向男篮报道。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问题,很多在场的人都有些吃惊,但王非显然并不在此行列。王非随即很镇定地告诉江伟德:“王治郅没有按时归队是其个人的决定,无论是篮协还是国家队都没有批准其可以长期滞留美国,其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中国男篮备战世锦赛和亚运会。”

  作为曾经大郅的恩师,王非一句“其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中国男篮备战世锦赛和亚运会”直接将王治郅置于风口浪尖。很多媒体在事后认为王非不讲情面,但作为男篮主帅,王非在公开场合如此回答显然不是其个人能决定的,这更多是事先官方集体做出的决定,只不过借助王非的嘴巴说出来而已。

  而在这之前,达拉斯媒体也开始聚焦王治郅没有如期回国的新闻。如前文所述,5月20日,王治郅曾承诺会向小尼尔森出局一份中国篮协和八一男篮允许自己征战夏季联赛的书面许可,但王治郅最终没能拿到这封许可信,此后他悄悄从达拉斯的公寓搬走。直到王治郅人去楼空的第五天头上,小牛队方面才发现王治郅“消失了”。

  “我们每天都给王治郅打电话并派人到他的住所去找他,有时候甚至一天去两次,但都找不到他,”小牛队老板库班说道。“过去几周,我们一直都在努力找他。但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哪,或者怎样才能找到他。”

  很快,《达拉斯晨报》的女记者朱迪-弗拉德(Jodie Vlade)就撰写了那篇轰动中美两国的文章——《王治郅对抗中国政府或将叛逃》。在该文一开篇,弗拉德就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写道:“小牛队自由球员王治郅没有按规定向中国国家队报到,自从赛季结束后他也没有与小牛队联系,这使NBA有关方面怀疑王在对抗中国政府并有可能导致他叛逃美国。”

  可以想象的是,这么一篇危言耸听的新闻在刊发后通过网络传播到中国后会引发什么样的轰动效应。一位当时亲历此事的媒体人如是描述道:“很多网站和报纸在将信将疑援引这篇报道的同时纷纷给王治郅打电话求证,但没有几个人能联系上大郅(王治郅关机)。于是谣言进一步升级,这在普通民众间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尤其是考虑到王治郅还是一名现役军人,一些报纸随后被勒令不许报道此事,这反而引起了更大的恐慌。”

  中国著名篮球专家苏群曾长期驻扎在达拉斯报道王治郅,他对朱迪-弗拉德有一定的了解:“这是个胖胖的德州女孩,她这么写并不是对王治郅本人有什么恶意,而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看待中国都是这么一种惯常思维。所以记者们为了取悦受众,写中国报道时总是动不动就喜欢使用叛逃、对抗等政治字眼并把一件普通的事情上升到政治高度。”尽管苏群很快就在自己当时任职的《体坛周报》发表了采访王治郅的报道并对《达拉斯晨报》的谣言进行辟谣,但已经于事无补。

  这就是两个外国记者在王治郅不归事件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一个公然发难、向中国男篮主帅逼问对待王治郅不归的态度,一个则危言耸听、捏造王治郅叛逃的新闻。如果没有他们的肆意添乱,王治郅事件绝对不会闹到日后那种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随着媒体对王治郅不归事件的不断热炒,当初就暗示王治郅“千万不能让媒体知道此事”的那位篮协主管领导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在媒体的热议中,事态很快就超出了中国篮协和八一男篮的控制范围,他们的上级部门——中国体育总局和解放军总政的领导们严令他们必须尽快将王治郅从美国带回来。

  更让中国篮协和八一队压力倍增的是,在王治郅叛逃新闻热炒后,他们失去了和王治郅的直接对话途径,王治郅更多通过他的私人助理陈伟明向篮协和八一递话。而原本中文就不利索的陈伟明在和领导们沟通时还总是一副职业经纪人口吻,他打了几次电话,发了两个口气强硬的传真,他通过这些方式试图告诉中国篮协一件事:王治郅只想打世锦赛,不想打亚运会(因为亚运会赛程与NBA训练营、季前赛的日程有冲突)。

  王治郅自己不直接与中国篮协、八一队联系,只是一再让一个连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私人助理给领导打电话、发传真,这种做法让很多原本十分爱护王治郅的篮球记者都深感忧虑。不少媒体评论都直言大郅的做法太不聪明了,这不仅不会让领导们理解他,反而只会进一步激怒领导。

  在迟迟无法直接与大郅取得联系后,中国篮协和八一男篮决定派人前往美国寻找大郅。就这样,中国男篮领队、曾经大郅在八一青年队时的恩师匡鲁彬(代表中国篮协)、八一男篮主帅、王治郅在八一时的室友阿的江(代表八一队)在2002年7月17日悄悄地踏上了赴美寻找王治郅之路。为了避免媒体进一步炒作,篮管中心新闻发言人许闽锋还专门“辟谣”,称两人赴美与王治郅毫无关系:“匡鲁彬赴美主要是观察学习NBA夏季联赛,为中国男篮赴美比赛做准备,而阿的江则是赴波特兰俄勒冈的尤金篮球学院学习一个月。两人赴美都属于例行出差,甚至乘坐的都不是一班飞机。”

  不得不感慨的是,篮协和八一相关领导做事真的足够隐蔽,阿的江的航班目的地是旧金山,而匡鲁彬则是洛杉矶,两人名义上也的确各有各的任务,但在抵达美国后,他们很快就在洛杉矶会合,随后直奔王治郅当时正在征战的NBA夏季联赛举办地——洛杉矶长滩大学的金字塔篮球馆,而7月17日这天正是王治郅在NBA夏季联赛的最后一战。在中国篮协看来,王治郅执意滞留美国的根本原因就是为了打夏季联赛,现在既然夏季联赛打完了,篮协和八一又安排匡、阿二人专程前往美国迎接王治郅,这下王治郅总该顺利回国了吧。

  可惜,打完了夏季联赛最后一战的王治郅并不愿意见匡、阿二人,他打完比赛立即走人并且手机依旧关机,只有陈伟明等在那里。陈伟明用一副非常职业的口吻告诉两人:大郅不会见他们的。最终经过一番交涉,陈伟明在大郅沟通后告诉两人:“大郅几天后会约阿的江见面,但他不会见匡鲁彬的。”闻听此言,从王治郅进入八一青年队就开始调教他的匡鲁彬心如刀绞,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看着长大的爱徒如今会变得如此冷酷。

  终于,在第四天头上,陈伟明打电话通知阿的江前往洛杉矶的一个韩国餐馆会面。在那里,阿的江再三劝说大郅跟自己回国,但大郅反复只有一句话:“我只打世锦赛,不打亚运会,我不会离开美国。”此时的王治郅从一些朋友口中得到了一些压根无法证实真假的“内部消息”,据说最夸张的一种是王治郅若回国就会被直接押上军事法庭。试问如此一来,王治郅如何还敢回国?

  在当时《南方体育》和新华社等媒体眼中,这位向大郅传递“内部消息”的人就是“某专业体育报纸的篮球记者”。《南方体育》当时刊出的《是变了心还是被人利用 谁应该为王治郅事件负责》一文就曾直言该记者频频传递给大郅的“内部消息”只会增加误解,使双方在沟通上出现更多的障碍,在舆论导向上把大郅事件引向对抗而不是和解。

  为了让大郅打消顾虑,阿的江再三保证只要大郅回国绝对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而且总政领导允许大郅在打完亚运会后继续征战NBA,但大郅压根不信。事实上,别说阿的江的保证大郅不肯信,即使时任总政文体局局长的陈招娣亲自给王治郅写保证字条,王治郅也只是一味不信。

  不仅总政领导给大郅各种安抚和承诺,国家体育总局方面也开始向大郅公开喊话。在体育总局有关领导的亲自过问下,《中国体育报》在7月23日刊登了一份以中国男篮名义发表的官方声明。该声明称,只要王治郅回国,中国篮协和八一男篮承诺不对其做任何惩罚。白纸黑字,但王治郅仍旧担心,毕竟他听说了太多文革极左年代的惨痛故事。随后在7月26日,总局方面再度向陈伟明发传真,传真内容则是有关领导写给大郅的一封承诺信,这封信承诺中国篮协不会处罚大郅,但大郅也必须承诺打完世锦赛后跟队回国并重新与中国篮协签署一份协议。但这些信函统统石沉大海、毫无回音。

  至此,王治郅是否同意回国以及打亚运会成为双方互不退让的关键点,至于此前大郅滞留美国征战夏季联赛,其实已不再是主要问题。此后的8月中旬,中国男篮开拔前往北美拉练,首站则是加拿大,随后是丹佛、奥克兰陈伟明先后电告中国篮协称王治郅将在经纪人杰夫-施瓦茨的陪同下前往加拿大、丹佛与中国男篮会合,但不知何故,在这两地时大郅均未现身。最终当大郅现身奥克兰与中国男篮真正会合时,他仍坚持称自己只打世锦赛不打亚运会,也不会跟随男篮回国,而中国篮协也拒绝退让,就此双方彻底撕破脸皮。

  8月21日,《中国体育报》刊登了《7月26日致王治郅的一封信》、《中国篮协答记者问》,随后又在8月27日刊登《中国篮协公布王治郅至今未归队事实真相》。这些公开声明无疑昭示了一点:耗尽耐心的中国篮协怒而中断了和王治郅的所有谈判。不过,由于没有了大郅的中国男篮此后在世锦赛接连吞下惨败,这让中国篮协压力山大,决心孤注一掷一定要在亚运会夺金,所以在世锦赛结束后,匡鲁彬干脆直接留在美国,重启和陈伟明的对话,但大郅仍不肯回国,而大郅的经纪人施瓦茨更是明确反对大郅与中国篮协签署承诺回国比赛的协议,就此,中国体育局总局领导彻底被激怒。

  9月17日,中国体育总局局长助理何慧娴在备战亚运会的新闻发布会上代表总局对王治郅不归一事进行表态。何慧娴先是怒批王治郅的代理人陈伟明颠倒黑白,称陈伟明曾对美国媒体说,王治郅之所以不回国参赛,是国家不让他回来,他想回国参赛但篮管中心却将他拒之门外,在这件事情上王治郅方面没有任何责任。何慧娴气愤地表示,在发生不归事件后,出于爱护王治郅的初衷,国家体育总局原本一直严密封锁消息,希望能与王治郅私下解决此事,谁知王治郅不仅不能体谅总局领导的一片苦心,反倒歪曲事实真相混淆视听,这是国家体育总局所不能容忍的。

  此外,何慧娴又援引其他NBA球员的“爱国行为”来批评王治郅毫无爱国心:“南斯拉夫队有五名球员在NBA效力,但在接到要求回国备战的通知后,他们毫不犹豫就选择了回国训练和比赛。德国的诺维茨基是(世锦赛)最有价值球员,当初他要回国备战世锦赛时小牛队要求德国方面交纳20万美元的保证金,诺维茨基为回国效力甘愿自己掏腰包。和这些运动员一比,王治郅的做法令人心寒。”

  作为局长助理,何慧娴的表态无疑代表了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对王治郅不归一事的官方态度。但在何慧娴公开表态后,王治郅方面不仅没有任何“悔过”之意,反而在10月3日高调宣布与快船签下了3年600万美金的合约,这进一步让某些领导恼羞成怒。于是,10月9日下午,中国篮协发布的那篇广为人知的《关于将王治郅开除出国家男篮的决定》。此文一出,意味着双方彻底撕破脸皮,不少媒体还因此批评信兰成领导下的篮管中心处理此事过于粗暴。但事实上,从6月《达拉斯晨报》发表《王治郅叛逃对抗中国政府》的那篇文章开始,事态已经超出了篮管中心的控制范围,大多数时间里,真正决定如何处理王治郅事件的人无疑是来自更高层的体育总局领导,因为也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能量去要求全中国的媒体去封杀王治郅。就这样,从2002年10月9日王治郅被中国男篮开除那天起,王治郅这个名字从电视、报刊和网站中消失了。

  事隔多年后,如今再回顾2002年那个夏天的王治郅不归事件,最引人反思的不是单个的哪个人,而是那个远不够透明和开放的时代,那个过分压制个人利益、推崇集体利益的时代。事实上,无论分析任何历史问题,都必须把事件重新置于当时的那个时代背景中才有机会真正体味到一丝真相。王治郅不归事件是那个特定时代才可能出现的危机事件,包括美国媒体的“叛国”这种措辞、体育总局“不爱国”这种扣帽子论调都带着浓浓的那个时代的气息。从这个角度出发,王治郅无疑是位为个人利益勇于抗争的开路先锋,但很可惜,或许是受性格所累,大郅在整个危机公关过程中压根没有意识到和相关领导保持顺畅沟通的重要性。

  他贸然和政府关系专家夏松分手,转而聘请来丝毫不懂中国国情的陈伟明和施瓦茨当“智囊”,这是他走错的第一步,也是造就其此后策略失当的根本原因;当被媒体妖魔化到“叛逃”的政治高度后,他却仍继续关机玩消失、不肯主动向有关方面澄清自己、只让一个连中国话都说不利索的陈伟明出面应付各方,这是他走错的第二步;在国家体育总局被激怒后,大郅仍一再自说自话、提各种要求,同时还任由陈伟明这个大嘴巴在美国媒体上放风,经过美国媒体的再加工,大郅进一步被妖魔化,这进而彻底激怒了体育总局,这是大郅走错的第三步。

  在这个世界上,“假如”二字最没有实际价值,但世人偏偏又最喜欢念叨“假如”这个词。在王治郅不归一事中,所有关心大郅的人都知道陈伟明是个真心实意对大郅好的朋友,但偏生的他压根不懂中国国情以致屡屡帮倒忙。所以,在大郅出事后,很多人都爱念叨“假如当初大郅没有和夏松分手”、“假如陈伟明别乱给大郅支招”但或许归根结底,王治郅不归一事闹到不可收拾地步的根本原因还在于其本人那优柔寡断的性格,这种性格造成了很多时候他身边的人总会不自觉“越俎代庖”替他做决定,同样也正是因为他的性格摇摆不定,这才导致了日后的“拯救大兵王治郅”沦为一场长达四年的肥皂剧